辽宁画院作家杨德衡“创造花鸟画大境界”

发布时间:2015-03-17 浏览量:651

        纵观当今的花鸟画创作,在一片繁荣景象的背后,我们看到千篇一律、没有真情实感,粗制滥造的弊端及表现小情调、小趣味的小品占了很大比重。真正格调高雅、气势恢宏、内涵丰富、意境深远,能体现时代精神的花鸟画力作却寥若晨星。花鸟画能不能创造大境界、要不要创造大境界,这是许多花鸟画家关注的问题。我的回答是肯定的。
一、 思想观念是先导
        要创造大境界,首先要有思想的大境界。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必须关注时代,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。有了这种大感情,才能创造大的艺术境界。使命感和责任感是画家创作的无穷动力,思想往往比技巧更重要,画家以思想胜,画匠以技巧胜。我的《稻香季节》是1964年的毕业创作,曾到十几个国家展出,收入《中国文艺大系》和《中国现代美术史》。这幅画的主题是歌颂水稻大丰收的。所以能有这样的立意,是因为有困难时期食不果腹的切身体验,深知粮食的宝贵,我和所有人一样,企盼年年大丰收。没有这样的大感情怎么会对那单调的、无限重复的,甚至并不美的稻谷感兴趣呢? 
市场经济给画家带来了机遇,也带来了金钱、物资享受的诱惑。有创造主题性大花鸟的强烈意识,才能力排干扰,以平和恬静之心,静下心来,精心创作。“画,心画也”,作品将说明一切。
二、 生活底蕴是基础
 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,这是老生常谈了,但又是常谈常新的话题。画要以情感人,这情从哪里来?当然从生活中来。到生活中去绝不仅仅是搜集些素材就万事大吉了,更重要的任务是观察、体悟大自然,使画家自身这个小自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,物我两化,“天人合一”:发现美、创造美。在不断熟悉、把握物象形的同时更要抓住神,这才是“师造化”的真正含义。画家在一次次与物象情思的交流中,不断加深感情,升华感情,终于“迁想妙得”,产生了强烈的表现欲望,不吐不快,自然“中得心源”了。我画鹤就有这样的体会,十来次的鹤乡行,才换来了画鹤的自由。
缺少生活,缺少感受的作品,即使画得再大也难免大而空泛、大而做作。“博观而约取,厚积而薄发”。如果弄颠倒了,作品就会“贫血”。
三、 艺术处理是关键
        作画要先立意,这是中国画创作中非常重要的问题。意是理性的内在的东西,是作品的主题思想。要把源自生活的感受营造成一个能体现作者立意的特殊境界,这就是意境。潘天寿先生说:“物镜与心境合、同实境而入画境,空灵奇变,无所桂碍,意参造化,左右逢源”。有意境的画能引人联想,百看不厌,收到画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。大画就更要讲究意境,要有意境的张力、内涵的张力。
一幅好画必然有独特的艺术视角和独特的表现手法。主题性花鸟画由于视野的扩大和内容含量的增加,必然要在立意、构图、笔墨、色彩等方面突破“折枝花卉”和“小品”的局限性。下面谈谈表现方法的问题。因篇幅有限,只能谈其扼要。
         1. 布势与构成相结合。传统中讲的“置陈布势”也叫“章法”,就是构图。这是创作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。大画必须有大框架,大力度,大的线或块面构成,强调宏观意识,讲究起结,善于处理高潮,构图才有张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2. 描写与比、兴相结合。花鸟画有“寓兴”传统,这使它在某种意义上突破了语言的局限性。使含义更深、更广。通过象征、隐喻,使人意会、联想,从而达到缘物寄情、借景抒情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3. 花鸟与山水结合。花鸟画是“近镜头”长于表现微观。山水画是“远镜头”长于表现宏观。花鸟画要表现大境界,与山水画结合是一条光明之路。郭味蕖先生早在50年代就指出了这一点。这种方法可做到“远看取势、近看取质”,“宏观探道,微观探真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4. 笔墨与色彩结合。大画在笔墨上也必须有突破,有时需要悬臂勾线。运用大排刷、喷雾器等工具。加强色彩的运用是中国画创新的出路之一。为了表现在生活中对颜色的强烈感受,就要敢于抛弃“独尊水墨”的传统观念。中国画的色彩是“随类赋彩”,有时是“随情赋色”、“随意赋色”。追求单纯,在单纯中求变化,越单纯、越有整体色调,给人的印象越强烈,越有感染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5. 工笔与写意相结合。工笔重彩典雅庄重,富丽堂皇。它的含量比写意画大,份量也比写意画重。工笔并非一味写实、临摹自然。写意也不是“逸笔草草”自娱似的“墨戏”。二者相结合、各取其长,就能丰富和加强表现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6. “散点”与“焦点”相结合。在透视的运用上,既不是纯“散点”,也不是纯“焦点”,巧妙结合,适当运用透视变形,花和鸟兽形体处理就更逼真、更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自创作《稻香季节》之后,就走上了花鸟画与山水画相结合之路。30多年的创作实践使我深切体会到这是一条艰难之路。它需要功力,需要勇气,需要智慧,需要学养,更需要毅力。我的失败多于成功,常常陷于失败的痛苦之中。但我“屡败屡战”,终于有所收获。1981年初完成《傲雪》(参加全国美展,中国美术馆收藏。宽83厘米,高240厘米);1997年初完成巨幅工笔重彩花鸟画《春归图》(北京京丰宾馆收藏。宽1050厘米,高248厘米),收入《中国现代美术全集》,得到专家们首肯和群众的好评;同年春天完成了《初雪图》(钓鱼台国宾馆收藏。宽510厘米,高140厘米)等大幅比较成功的主题性花鸟画。
        清代唐岱说:“胸中具有上下千古之思,腕下纵横万里之势,置身画外,存心画中,泼墨挥毫,皆成天趣”。这样,花鸟画也可以获得大境界,大美感,使花鸟画无愧于伟大时代。

 

分享到: